首頁>麟州文苑

在那石峁山上

時間: 2019-10-18 14:57
來源: 神木新聞網
作者: 閆秀娟
 

  說不清有多少次,我從高家堡東門出來驅車一路上坡,隨那翻上翻下的溝溝峁峁,望著更遠處那一堆堆碎石,總想能看到或撿到點什么,能在石峁山上一次走個夠。走在亂石壘摞的石峁遺址上,撿起這塊撂下那塊,心中莫名感慨,我不知道應該叫它部落呢還是什么城郭?全然成了碎片,也還是滿山寶吧?時空交替,縱有放蕩的風、綿密的雨經由幾千年流轉,空懷許多浩繁。 

  因為外婆外爺的墳塋就在石峁山上,每次上墳叩拜都是朝著石峁遺址的大方向。大遠處東門所在的地方,依稀有車來來去去在逆光中運作,已經挖出了城墻。西去是高家堡,往北可見長城墩梁。望上一會兒,任由亂風撩撥,無以停靠,總感覺四處還是空蕩蕩的,收不回那許多期望。我不知道是要感恩生呢還是叩拜死?看得見的碎片,摸得著的花紋,是一定能讓人想點什么說點什么。我有好長時間站在風里,看到發呆,還是什么也看不出來。暗自空落,絕不僅僅是一陣陣痛。 

  總想爬到最高的坡上,懷著那顆祭拜的心,一路尋訪。兜里的幾塊碎片,終究是要捂出溫情,終究要傳導給心靈。最初的愿望,最拙的造型,就算是一劃繩紋,它的美也有氣息,不在于破碎。不一樣的碎片,真能勾起我們別樣的心情。這遠遠近近九十萬平方米的石峁山上,人類初期的煙火熏烤出怎樣溫潤的文明,依然在人類自身的脈搏里萌動,依然神奇,未曾留下誰的足跡。 

  熟悉的煙火,散落的窯洞,偶爾遇上的人,讓我有很多次轉身,很多次叩問。我想那個坐在村口的老人,若在四千年前,一定是坐在石城里,手執權杖,儼然是某個部落的酋長吧?心存祭拜,他眼里的領地是寬展的,他的子民也該把持石斧、手端陶器事其前后。我好想大喊一聲,好想把他喊成模模糊糊的那個影子…… 

  一塊碎片,散淡開來,會是哪般云煙?讓玉成為玉,讓美成為美,四千年以后,美還留有最初的樣子散發著美的能量。原本最簡單的才是最美的,才最具魅力。做夢都在想,那造化美的會是怎樣的眼神和心靈。幻想在那陶器上按上繩紋的是怎樣一個人,那個磨制人面玉的匠人,心里該有多少打磨不完的美呢?他們粗糙的手上,留有幾千年打磨不完的時光。 

  站在風中,走在雨里,真是在石峁的懷抱里。我有幸能一次次來、一次次想、一次次問,想那圖案花紋潛在的意味,一心想學石峁先祖的樣子把陶罐抱在懷里遲遲不肯放下。記著老鄉的姓名,吃過他們的飯菜。那個八十歲還在掏糞堆的老人,我當然希望他能好好活著,終有一天還能找到那個往外冒氣的山坡,雖然找了很多次也沒找到。終將深藏著那個秘密,有心托夢,讓我能在某一天親手撿一個石斧、半拉玉片,捧在掌心捂于胸口,想摸的時候摸一摸,想看的時候就看一看,看到心痛摸到心酸。我不愿意一次次就這么糊里糊涂離開,每次總要站在姓寇那家空空的院子里,想他們斗玉換斗米的故事會不會是真的,也想收購站那兩大筐子四五百件玉器最終是去了哪里。一片空濛,迷茫的永遠是我們,不是石峁山。荒涼原本就不屬于石峁山,石峁也未曾殘缺,留下來的只有擋不住的美、找不回來的記憶。 

  我才知道,一來二去,石峁這兩個字已經不僅僅是和老家連在一起,更多的是和夢連在一起,足以促動凡俗的心靈。石峁是遠的,更是近的。親了近了,就會專程去省歷史博物館看那石峁出土的玉人頭像,會在縣博物館里多站一會兒,多看幾眼玉器陶器,胡思亂想上一會兒。想那黑、青、黃、紅、深綠、碧綠、紫灰、白諸色玉質何以如此潤澤,想那些記也記不住的刀、鏟、斧、鉞、壁,那未曾沉默的人頭像、玉蠶、玉鷹、虎頭似在說著什么?想得越多,越覺得自己什么也不知道。在心里,石峁山近乎是一片處女地。無以寬慰,為我們的無知,只有一次次朝拜,一次次風吹雨打聽取石峁山的雞叫狗咬。 

  美的召喚,哪怕是碎片,它上面的時光也是深遠的,更長久地留在了風里。對于我們,幾千年的時光又能意味著什么?在歷史和人類之間,誰能說得更多?每一個來過這里的人,終將默默離開,就像石峁山本身的沉默一樣。 

  總有人一次一次來,重溫碎片里的陽光,內心起伏著遠古的波浪。 

  好在近幾年雨水充沛,綠草漫密,石城遺址上的稻草人高高守望著谷子地玉米林。向日葵大片大片盛開,似在守衛山城,聽任稻草人揮擺衣袖。石峁山披錦著緞算得上大愛大美,怎么看都是風景。 

  離不開的老窯洞,任何時候都在美化著千古的石峁山。若在秋冬時節,那淡淡的煙火紅紅的對聯最招眼,并不很多,看著卻也暖洋洋的。大風吹過,一場一場大雪飄零,勁草乍露,難掩高處那一堆堆碎石雜塊。隨手指向斷斷續續的亂石脊,轉一個圈回來,說最少也有三套城。指的人清楚,看的人一直問哪里哪里,遠到沒法指,更難細說那個女王城。這樣來去,心里總還是有一股子氣滿滿當當,幾千年的龍山文化遺址,竟也能這樣任由自己指指點點,作為高家堡人不知不覺又驕傲了一把。 

  一次在高家堡集市上照相,正走著,老鄉說上石峁拍去,說得理直氣壯,像自家人一樣。怎么說,石峁山都是我們自己的石峁山。 

 

[email protected] 神木新聞網(中共神木市委宣傳部主管  神木市新聞中心主辦)  陜ICP備09009621號-1

公安機關備案號:61082102000010  辦公電話:0912-8354535

篮球世界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