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麟州文苑

一山攬勝景 二窟嵌懸崖

時間: 2019-06-14 10:12
來源: 神木新聞網
作者: 任山鳴
 

  被譽為“一山攬勝景 、二窟嵌懸崖”疊翠山,位于高家堡鎮以南、禿尾河以東,是神木罕見的集美麗自然風光和宗教、邊塞、軍旅文化于一山的名勝古跡,曾經聞名陜北,深受文人墨客的稱道。

  清朝道光版《神木縣志》對疊翠山作了簡要記載:“在縣西興武山西南。石磴玲瓏,山色蒼翠,山半有高石崖中一石洞,開戶牖數處,近觀尾水,遠望邊垣,亦佳境也”。 

  疊翠山山頭形態奇特,一塊近似圓形的巨大巖石,孤立突兀,一邊連山,三面凌空,險峻、崢嶸,演成神木著名的“巉巖煙淡”景觀。在巖石南側的懸崖峭壁上,鑲嵌的兩個大小、高低不一的石窟,由石棧暗洞貫通,里面的壁畫大都脫落,但精雕細琢的石刻保存較好。小石窟頂部,圖案精美,兩條神形各異的金色飛龍相對爭搶繡球,或大口張開,威武、勇猛,好像發出憤怒的咆哮,或動作較緩,表情略顯溫和;大石窟里面下邊的石刻圖案較多,菊花、蓮花競相盛開,兩只反向奔跑的老虎,雖然姿態不同,但分別時突然回首的張望,卻流露出相同的依依惜別神情。 

  高家堡地處神木、榆林、佳縣要沖,秦漢以來烽火不斷,刀光劍影閃爍,金戈鐵馬呼嘯。從明朝開始駐軍,成為軍事重鎮,直至至民國時期。而“近瞰尾水,遠望長城,山色蒼翠,天風浩蕩,地形險要”的疊翠山首當其沖,自然成為防守的重要關口,也由遠古時期的道教勝地演變為軍事古寨,傳說北宋楊繼業也曾在此屯兵。 

  民國初年,國民黨井岳秀部開始以整團軍隊在高家堡駐軍守,加強城防,苦心經營。 

  1936年3月19日,劉志丹率領的紅28軍進入高家堡鎮賀杏峁村。鑒于主要任務為東征抗日,神府特委書記楊和亭建議部隊向東南方向的蘇區轉移,回避北行經過高家堡。劉志丹考慮后,表示同意。他深情地說:“敵人,我們要各個擊破,高家堡之敵可讓其孤立后再進行殲滅,盡快使這座陜北的歷史名鎮早日回到人民手中,也好讓我們和戰士們身臨其境,領略千佛洞、萬佛洞和‘興武橫云、飛霞滴翠、巉巖煙淡、平沙落雁,長城吊古、禿尾關渡、龍泉渴飲’等的景觀!”其中提及“飛霞滴翠、巉巖煙淡”,指的就是疊翠山的美好景觀! 

  宋任窮滿懷希望地說:“等到神府全境解放了,我要好好的看看神府的山山水水”!         

  然而,遺憾的是紅28軍東渡黃河后不久,劉志丹將軍就在柳林三交(時屬中陽縣)戰役中英勇犧牲,觀賞“飛霞滴翠、巉巖煙淡”等高家堡的景觀,成為他永遠的遺愿!但可以告慰劉志丹英靈的是:1947年8月6日至8日,中國人民解放軍晉綏軍區第三縱隊獨立第二旅,在司令員許光達的率領下,鏖戰三天兩夜,連續攻克了疊翠山等東西兩山的許多明碉暗堡,突破城防,解放了高家堡。這座塞上名堡,終于回到人民的懷抱! 

  “白云悠悠,荒草萋萋”,如今,千百年過去了,物是人非,滿目蒼茫,但兀立的寨門、高聳的城墻、塌落的廬舍、蜿蜒的石道,隱約地彰顯出當年龐大、嚴密、堅固的防御體系,也訴說著古代抵御異族進犯、保家衛國的英雄故事。高超的石刻藝術和古代將士們精忠報國的精神,依然被浩蕩的天風、悠長的禿尾河傳頌,永遠激勵著后人艱苦奮斗,砥礪前行,建設家園。

  (作者:任山鳴,神木市人<原籍山西興縣>,58歲,從小愛好文學,擅長詩歌、散文創作和文史寫作,供職于神木電視臺。)

[email protected] 神木新聞網(中共神木市委宣傳部主管  神木市新聞中心主辦)  陜ICP備09009621號-1

公安機關備案號:61082102000010  辦公電話:0912-8354535

篮球世界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