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麟州文苑

青山多情似故人

時間: 2019-06-03 11:27
來源: 神木新聞網
作者: 杜玉珍
 

  “勸君更盡一杯酒,西出陽關無故人”,“故人”,一個溫暖的存在,他總在你落魄困厄時出現,是接納你的一個溫暖懷抱,是你的生命之舟,在遭受凄風苦雨打擊時,能讓你停靠的溫馨港灣。

  人總有受傷的時候。有時,突如其來地,等閑平地起波瀾,風刀霜劍嚴相逼,它們硬生生地橫亙在你的命運面前。而人性,有堅硬如鐵的一面,又有脆弱如草的一面,當心的窗戶敵不過外界寒風的敲打的時候,就特別需要一個“紅泥小火爐”,給人以“風雪夜歸人”般的落腳之處。《紅樓夢》里,林黛玉哀傷凄絕地呼喚:“天盡頭,何處有香丘?”幸好,還真的有這樣的“香丘”存在。 

  靜默的青山屹立千年,慣看秋月春風,閱盡事世滄桑。然而,它雖冷眼卻不冷血,雖無言卻不無情,它敞開自己溫厚結實的胸膛,接納那些原想一腔熱血灑春秋,卻遭遇一盆冷水當頭澆的志士男兒和文人騷客們。你看,當李太白怒吼“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,使我不得開心顏”時,“且放白鹿青崖間”,是青山為他逼仄的生存空間留了一個出口。“眾鳥高飛盡,孤云獨去閑。相看兩不厭,只有敬亭山”,在“眾鳥”高飛“孤云”遠離的孤獨中,在“長安不得見”的懷才不遇苦悶中,只有敬亭山陪伴他,在冷落的人世間給予他慰藉。 

  溫柔多情的青山似親朋故友,總能善解人意,體貼人心。“沅水通波接武岡,送君不覺有離傷。青山一道同云雨,明月何曾是兩鄉”。這是王昌齡的《送柴侍御》。在詩中,我們除了感受到對友人深深的寬慰,似乎還隱隱感受到青山對離人暖心的體貼。為了減輕離傷,它一路上讓別離的彼此共沐相同的云雨,使離人不至于產生像柳子厚那種“山城過雨百花盡,榕葉滿庭鶯亂啼”,因物侯地域異樣而引起的凄凄愁思。 

  “欲將心事付瑤琴,知音少,弦斷有誰聽?”在人世得不到回應的志士英雄們,在山水自然那里得到了回響和應和。“我見青山多嫵媚,料青山,見我應如是”。辛稼軒當年仰天長嘯,“舉頭西北浮云,倚天萬里須長劍”,懷揣“道男兒到死心如鐵,看試手,補天裂”的復國夢想,單槍匹馬,南下抗金。然而,迎接他的卻是“把欄桿拍遍,無人會,登臨意”的冰冷現實。一直到老,也是“憑誰問,廉頗老矣,尚能飯否?”“白發空垂三千丈”的悲涼,一腔血,一世才,無處安放,無奈,也只有青山能欣賞他,理解他,能洞悉他的心事,使他能聊以慰藉和寄托。 

  夫子曰:“智者樂水,仁者樂山”。“仁者”何以“樂山”?我想,大概仁者和山有某些共通之處,都有博大的悲憫情懷,對失意困頓者和天涯淪落人,有一種天然的親近和寬柔的庇護。 

  幾度夕陽紅,青山依舊在。在人生無路可走的時候,靜對青山,你的心中不再被灰暗占領,眼前的蒼翠蔥蘢,會使人心中生出些希望的顏色來。在青山無聲的陪伴中,得以喘息,休養,修復,回旋,甚至獲得新生。 

  (作者:杜玉珍,女,1963年出生,1983年于陜西師范大學榆林專修科中文系畢業,中教高級教師,先后在爾林兔中學、店塔中學、神木中學等地任語文教師,現供職于神木中學。)

[email protected] 神木新聞網(中共神木市委宣傳部主管  神木市新聞中心主辦)  陜ICP備09009621號-1

公安機關備案號:61082102000010  辦公電話:0912-8354535

篮球世界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