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>麟州文苑

不哭,昭君!

時間: 2019-05-07 14:38
來源: 神木新聞網
作者: 張志遠
 

  

  再次擁抱神湖,已是深秋時節,落霞時分。

  車子在柔軟的沙子路上愜意的起伏,一路上微寒蕭瑟的秋景難免使人神傷,匍匐滿地的落葉在車轍的摧殘下讓往事思念成灰。 

  這次去,沒有走正門,我擔心過于蕭索的場景會讓我神傷難控。龍飛鳳舞的題著“紅堿淖”的古典大牌樓不會再有踏入那一刻的驕縱,最是擔心猶抱琵琶的昭君再次落下孤零的悲情淚,空留千般感慨,萬般惆悵,余恨綿綿。 

  萬里荒漠,是她的傷心地。這世間最為難忍的便是親人的無情放手,狠心別離,國家大事、政治聯姻為何能強加于才情風流的弱女子身上,她柔弱的肩胛又怎能扛起這護國大任,雄壯威風的北國漢子們也會為她留下英雄淚,巾幗英雄的稱謂竟是如此多余,深明大義的她早將世事看透。 

  遠嫁匈奴,登程北去,馬嘶雁鳴,隨行車駕無意動身,她撩動手中琵琶,撥動指中琴弦,悲愴之情,感天動地。南飛的雁兒聽這清澈心聲便也無心擺動翅膀,撲棱落地,碎了多少憔悴。沉魚落雁的美名不是空妄,更不是虛談。 

  這一路必是飽經風霜、前程坎坷。只愿她遠離深宮閨房,滿路芬芳伴她自由翱翔。 

  神湖西畔,秋風撲面,遙望著對岸隨風飄動的她依然優美的身姿,歲月的浮沉在她的發髻又畫下幾道銀絲,動情之處,眼眶再也抑制不住的淚水模糊了我的視線,不知是感動,還是憐憫,抑或許是多情。男兒有淚不輕彈,只是未到傷心處。 

  夕陽西下,多少斷腸人流落天涯。 

  湖心島處的幾只水鳥,仿佛也空靈了這琵琶語,在湖中紅暈的夕陽倒影中翩翩起舞,這搖曳的舞姿風姿綽約,這浮動的舞姿柔美華貴。 

  舉止嫻雅的她也被這情景觸動,眼角的婆娑流露出哀婉淡淡的憂傷。 

  不哭,昭君,你的美亙古長存。 

  不哭,昭君,你的名萬古流芳。 

  我終究深陷其中,不能自已,一個湖的距離,幾千年的癡美。 

  故事仍在延續。 

  千載琵琶作胡語,分明怨恨曲中論。千里黃塵之外,萬重關山之間。 

  懂了你,便是咫尺天涯。

  (作者:張志遠,神木人,33歲,擅長現代詩、散文、煤炭文學作品的創作,現供職于陜煤集團張家峁礦業有限公司。)

[email protected] 神木新聞網(中共神木市委宣傳部主管  神木市新聞中心主辦)  陜ICP備09009621號-1

公安機關備案號:61082102000010  辦公電話:0912-8354535

篮球世界杯